面包树出走了正文 第三话 风中回旋的木马(2)

分分快三—三分快3集发表于2017-06-26 10:54:01归属于面包树出走了本文已影响手机版

  2.

  “对不起,我还是喜欢我现在的工作。”我骑在白色的飞马上说。

  “我明白的。”韩星宇骑在旁边的独角兽上面。

  木马在风中回转,隔了一夜,我们又相逢了。我们像两个活在童话世界里的人,只要脚尖碰触不到地,一切好像都不是真实的,他也好像不是真实的。在这样无边的夜里,为什么陪着我的竟然是他呢?有他在我身边,也是好的。在这流转中,思念和眷恋的重量仿佛也减轻了。看到他的笑脸,痛苦也好像变轻盈了。至少,世上还有一个男人,愿意陪我玩回转木马,愿意陪我追逐光阴驻留的片刻。

  “你是不是特别喜欢独角兽?”我问。

  “你怎知道的?”

  “你昨天也是骑独角兽。”

  “是的?它比其他马儿多出一只角,很奇怪。”

  “因为你也是一个奇怪的人?”我说。

  “也许是吧。”

  “我有一条智力题要问你。”我说。

  韩星宇笑得前翻后仰,几乎要从独角兽上面掉下来,他大概是笑我有眼不识泰山吧?

  “我直到你从小到大一定回答过不少智力题;但是,这一个是不同的。”我说。

  “那即管放马过来吧?”他潇洒的说。

  “好吧?听着了--”我说,“什么是爱情?”

  他怔忡了片刻。木马转了一圈又一圈。

  “想不到吗?”我问。

  “这不算是智力题。”他说。

  “谁说不是?”

  “因为答案可以有很多,而且也没有标准的答案。”

  “所以才需要用智力题来回答。”我说,“这个算你答不到。第二题?一个人为什么可以爱两个人?”

  “这也不是智力题?”他抗议。

  “有一个,又有两个,都是数字呢,为什么不是智力题?”

  他思索良久,也没法回答。

  “你又输了?”我说?“第三题?爱里面为什么有许多伤痕?”

  “这三条都不是智力题,是爱情题。”他说。

  “那就回到第一题了?什么是爱情?”

  他高举双手,说?“我投降了?你把答案告诉我吧?”

  “如果我知道,我便不用问你。”我说,“其实,你答不到也是好的。”

  “为什么这样说?”

  “一个智商二百以上的人也没法回答的问题,那我也不用自卑了。”

  “不要以为我什么都懂。”他说,“爱情往往否定了所有逻辑思维。即使把全世界的天才集合在一起,也找不到一个大家同意的答案。那个答案,也许是要买的。”

  “可以买吗?在那里买?”我问。

  “不是用钱买,而是用自己的人生去买。”他说。

  “也用快乐和痛苦去买。”我说。

  “你出的智力题,是我第一次肯认输的智力题。”他说。

  我笑了起来,问他?

  “你和你女朋友为什么会分手?是你不好吗?”

  “也许是吧?她说她感觉不到我爱她。”他苦笑。

  “那你呢?你真的不爱她?”

  “我很关心她。”

  “关心不是爱。你有没有每天想念她?你有没有害怕她会离开你,就像你小时候害怕自己会死?”

  他想了想,说?“没有的。”

  “那只是喜欢,那还不是爱。”

  男人都是这样的吗?他们竟然分不出爱和喜欢。对于感情,他们从来也没有女人那么精致,也没有丰富的细节和质感。我们在一生里努力去界定喜欢和爱。我们在两者之中,会毫不犹豫的去选择爱,我们不稀罕喜欢,也不肯只是喜欢。然而,男人却粗糙地把喜欢和爱同等看待。他们可以和自己喜欢的女人睡,睡多了,就变成爱。女人却需要有爱的感觉才可以跟那个男人睡。韩星宇的女朋友感觉到的,只是喜欢,而不是爱,所以,她才会伤心,才会离开。

  “喜欢和爱,又有什么分别?”韩星宇问。

  “这一条算不算是智力题?”我问他。

  “在你的逻辑里,应该算是的了。”他说。

  对女人来说,这个问题太容易回答了。

  我说?“喜欢一个人,是不会有痛苦的。爱一个人,才会有绵长的痛苦。可是,他给我的快乐,也是世上最大的快乐。”

  “嗯,我明白了。”他谦虚的说。

  反倒是我不好意思起来了。我说得那样通透,我又何尝了解爱情?

  “你不要这样说吧,我远远比不上你聪明。”我说。

  “你很聪明,只是我们聪明的事情不一样。”

  “你挺会安慰别人。”

  “我小时候常常是这样安慰我爸爸妈妈的,他们觉得自己没法了解我。”韩星宇说。

  “你这是取笑我吗?”

  “我怎敢取笑你?你出的问题,我也不懂回答。”

  “最后一条智力题--”我说。

  “又来了?你的问题不好回答。”他说。

  “这一条一点也不难。”我说,“我们会不会是在做梦?这是一个做梦的星球。我们以为自己醒着,其实一切都是梦。”

  “有睡知道现在的一切,是梦还是真实的呢?如果这是个做梦的星球,那么,说不定天际有另一个星球,住在上面的人却是醒着的,而他们也以为自己在做梦。你想住在哪个星球?”

  “最好是两边走吧?快乐的时候,在那个醒着的星球上面。悲伤的时候,便走去做梦的那个星球。一觉醒来,原来一切都是梦。”我说。

  “你明天还会来吗?”他问我。

  “明天?”

  他点了点头,微笑望着我。微笑里,带着羞涩神情。

  “会的。”我回答。

  “我们现在是在哪个星球上面?”他问。

  “醒着的哪个。”我说。

  骑在独角兽上面的他,笑得很灿烂。时光流转间,我有了片刻幸福的感觉。如果这是一次感情的邀约,我便允诺了一个开始。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林方文对我的爱;可是,他却一再背叛我,一再努力的告诉我,爱情是不需要专一的。我曾经拒绝理解这一点;然而,这一刻,我很想知道,爱上两个人的感觉是怎样的?如果我做得到,我便不再是一个不合时宜的人了,我也能够了解他。一个人为什么不可以爱两个人呢?我仍然深深的爱着他,我也能够爱着别人。请让我相信,人的心里,可以放得下两份爱情、两份思念、两份痛苦和快乐。忠诚,是对爱情的背叛。

返回面包树出走了列表
展开剩余(
赞赏支持